律師文集

南昌縣向陽城市信用社與江西佳德典當拍賣有限公司存單糾紛案

發布時間:2018年5月25日 蚌埠法律顧問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最 高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決 書

(1998)經終字第437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南昌縣向陽城市信用社,住所地:江西省南昌縣蓮塘鎮向陽路241號。
  法定代表人:胡其明,該信用社主任。
  委托代理人:萬凱,江西錦大律師網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江西佳德典當拍賣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西省南昌市蘇圃路107號。
  法定代表人:金磊,該公司經理。
  委托代理人:鄔建平,該公司法律顧問。
  委托代理人:孫文勝,該公司法律顧問。
  原審第三人:南昌典當行,住所地:江西省南昌市三眼井106號。
  法定代表人:楊明芳,該公司董事長。
  原審第三人:中美合資南昌泰昌實業有限公司伊甸園海鮮大酒樓,住所地:江西省南昌市中山路382號。
  法定代表人:徐冠軍,該公司經理。
  原審第三人:南昌縣長盛典當拍賣行,住所地:江西省南昌市洪都大道39號。
  法定代表人:段國輝,該公司經理。
  上訴人南昌縣向陽城市信用社(以下簡稱向陽信用社)為與被上訴人江西佳德典當拍賣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佳德南昌典當行、中美合資南昌泰昌實業有限公司伊甸園海鮮大酒樓、南昌縣長盛典當拍賣行存單糾紛案,不服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1996)贛高法經初字第45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1996年2月至5月間,南昌典當行、長盛典當行和伊甸園酒樓先后向向陽信用社向塘營業部(以下簡稱向塘營業部)申請貸款。該營業部原主任陳署祥提出沒有貸款規模,要求先引存資金,然后按引存資金的70℅-80℅左右放貸。同期,向陽信用社還對南昌典當行、長盛典當行和伊甸園酒樓的經營狀況進行了考察。南昌典當行即找到佳德公司之母公司江西金威集團有限公司負責人商量向向塘營業部存款800萬至1000萬元事宜,并許諾只要將資金存入向塘營業部,可向佳德公司另付存單之外的利差。1996年2月至3月佳德公司以該公司職工的名義并同南昌典當行一道向向塘營業部存款1040萬元,向塘營業部分別開具了存單,載明利息為月息7厘5、存期均為6個月。同期,向塘營業部與案外人江西省自動化機械廠簽訂了740萬元假借款合同,南昌典當行為貸款擔保人,實際該貸款全部由南昌典當行使用。南昌典當行也先后直接向佳德公司支付利差1029600元。伊甸園酒樓與向塘營業部協議借款,也以上述同樣方式,由佳德公司以該公司職工名義于1996年4月先后向向塘營業部存入資金317萬元,存單載明期限為6個月、月利息為7厘5。同時,伊甸園酒樓與向塘營業部簽訂借款合同和辦理抵押手續,獲得貸款257萬元,并直接向佳德公司支付利差370890元。1996年5月,經案外人江南實業公司羅志堅分別與向塘營業部和佳德公司牽線聯系,佳德公司在羅志堅表示另付利差后,派該公司朱國瑞與羅志堅一道,將該公司500萬元款項以該公司職工的名義,存入羅志堅指定的向塘營業部,存期6個月,存單載明利息為6厘。其后,向塘營業部分兩次向長盛典當行放貸550萬元,并分別簽訂了借款合同和辦理抵押擔保手續。同時,牽線人羅志堅從長盛典當行取得利差并轉付佳德公司99萬元。
  另查明:佳德公司于1996年3月以該公司職工黃小山名義向向塘營業部存款20萬元。佳德公司還于1996年5月向向塘營業部四次借款共計210萬元。向塘營業部于1996年3月從佳德公司的存入資金中,向案外人江西京通實業公司發放貸款120萬元。庭審時,向陽信用社申請撤銷該公司的第三人訴訟資格,愿意將該120萬元本息直接歸還佳德公司,原審法院予以準許。原審期間,南昌典當行、長盛典當行、伊甸園酒樓向向陽信用社分別歸還借款2019000元、3000元、8萬元,江西京通實業公司向向陽信用社歸還借款565000元。向陽信用社將上述第三人歸還的借款2667000元和自己墊付的2653000元,共計532萬元,全部歸還了佳德公司。綜上,佳德公司共向向陽信用社存款1877萬元,除去佳德公司借款210萬元,實際存入資金1667萬元,扣除原審期間已償還的532萬元,尚持有存單共計總額為1135萬元。佳德公司向原審第三人收取利差共計2390490元。佳德公司于1996年8月29日向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訴請判令向陽信用社兌付已到期存款1040萬元及利息和罰息、提前兌付未到期存款717萬元及利息并承擔訴訟費用。
  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佳德公司將款項存入向陽信用社后取得了由向陽信用社開具的存單,雖然第三人與向陽信用社簽訂了借款合同和辦理了抵押擔保手續,但按照佳德公司與南昌典當行、伊甸園酒樓和長盛典當行的約定,佳德公司取得了高額利差,故本案性質為以存單為表現形式的借貸糾紛案件。佳德公司為出資人,向陽信用社為金融機構,第三人為用資人,均為非法借貸,應承擔過錯責任。佳德公司共向向陽信用社存入資金1877萬元,向陽信用社僅向用資人南昌典當行、伊甸園酒樓和長盛典當行貸款1547萬元,尚有330萬元由向陽信用社自行貸給佳德公司和江西京通實業公司,這也表明佳德公司與向陽信用社之間不存在事實上的委托貸款關系。向陽信用社主張本案屬委托貸款糾紛與事實不符,應不予支持。佳德公司分別直接和南昌典當行、伊甸園酒樓協商向向陽信用社存入資金,又一道赴向陽信用社交付資金,且直接收取了約定的高額利差,佳德公司對用資人使用存款主觀上屬明知狀態,客觀上造成向陽信用社將資金轉給用資人使用的結果,故應由南晶典當行和伊甸園酒樓分別返還佳德公司740萬元和257萬元本息,佳德公司分別收取的1029600元和370890元利差應分別充抵本金。向陽信用社幫助違法借貸也有過錯,應承擔用資人不能償還出資人本金的部分賠償責任。佳德公司事先不知長盛典當行為用資人,客觀上未與用資人共同向向陽信用社交付存款資金,也未直接從該用資人手中取得約定利差,而是由中間人羅志堅牽線并向佳德公司轉付利差,且存貸金額不完全相符,故沒有充分證據認定佳德公司指定向陽信用社將該500萬元存入資金轉給長盛典當行使用,應認定向陽信用社自行將該550萬元資金貸給用資人使用?鄢99萬元利差,向陽信用社與長盛典當行對該451萬元本金和利息承擔連帶責任。庭審中,向陽信用社對江西京通實業公司從佳德公司存款中使用的120萬元表示愿意承擔償還責任,應予準許。該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八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存單糾紛案件的若干規定》第六條第二款第一、三項之規定,判決:一、南昌典當行在本判決生效后三十天內返還佳德公司本金6370400元及其利息(利息從1996年2月14日至給付之日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存款利率計算);二、伊甸園酒樓在本判決生效后三十天內返還佳德公司2199110元及其利息(利息從1996年4月25日至給付之日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存款利率計算);三、向陽信用社對上述第一、二項判決南昌典當行和伊甸園酒樓分別未能對佳德公司返還的6370400元和2199110元本金部分承擔賠償責任,但以不超過本金部分的40℅為限;四、長盛典當行在本判決生效后三十天內償還佳德公司451萬元本金及利息(利息從1996年5月20日至給付之日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存款利率計算),向陽信用社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五、向陽信用社在本判決生效后三十天內償還江西京通實業公司使用佳德公司120萬元本金及利息(利息從1996年3月1日至給付之日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存款利率計算);六、本案原審期間,南昌典當行已歸還2019000元,伊甸園酒樓已歸還8萬元,長盛典當行已歸還3000元,應分別從上述第一、二、四項判決債務總額中扣除,向陽信用社歸還2653000元、江西京通實業公司歸還565000元,應從向陽信用社承擔的債務總額中扣除。一審案件受理費120894元,訴訟保全費80520元,共計201414元,由佳德公司承擔30212.1元,向陽信用社承擔40282.8元,南昌典當行承擔60424.2元,伊甸園酒樓承擔20141.41元,長盛典當行承擔50353.5元。
  向陽信用社不服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的上述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原審判決認定向陽信用社自行將550萬元貸給長盛典當行與事實不符。佳德公司在將資金交付向陽信用社之前,已和用資人長盛典當行達成了利差協議,并收取了長盛典當行的2萬元押金。長盛典當行向佳德公司引存的500萬元資金分三次存入向陽信用社,每次均有佳德公司經理朱國瑞、長盛典當行經理段國輝、中間人鄧輝和羅志堅在場。佳德公司在每次辦理存款手續之后,即直接向段國輝收取了約定的利差共計102萬元(原審認定為99萬元不當)。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存單糾紛案件的司法解釋下發之前,佳德公司葉新華等人在《民間借貸應受法律保護》的書面材料中承認其與用資人長盛典當行的關系是民間借貸關系。出資人是從用資人處取得高額利差還是從金融機構處取得高額利差,是認定出資人指定用資人還是金融機構指定用資人的根本界限。而本案的事實則表明,向陽信用社只約定取得用資人的正常貸款利息,不存在收取用資人高額利差的行為,只約定支付出資人存款的正常利息,不存在支付出資人高額利差的行為。僅憑佳德公司直接向用資人收取高額利差這一事實,足可以認定佳德公司指定用資人長盛典當行。故請求撤銷原審判決主文第四項中關于向陽信用社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內容,改判向陽信用社對長盛典當行不能返還佳德公司本金部分承擔賠償責任,但不能超過不能償還本金部分的百分之四十。
  佳德公司答辯稱:向陽信用社上訴稱佳德公司指定其將500萬元存款轉給長盛典當行使用,與事實不符。佳德公司并未與長盛典當行達成利差協議,而是與中介人羅志堅達成口頭利差協議;佳德公司是從中介人羅志堅手中收取的2萬元押金;存款時營業廳人很雜,佳德公司只認識中介人,與其他人并不認識,更未講話;所有收取的利差均是中介人羅志堅支付。原審判決認定“佳德公司事先不知長盛典當行為用資人,客觀上也未與長盛典當行共同向向陽信用社交付存款資金,也未直接從用資人手中取得約定利差”符合事實。向陽信用社上訴稱利差是從用資人處取得還是從金融機構取得,是認定出資人



首頁| 關于我們| 專長領域| 律師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聯系方式|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蚌埠法律顧問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0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8909690939 網站支持: 大律師網
河南快3遗漏查询 江苏体彩11选五号码推荐 国王vs鹈鹕直播 福彩6十1中奖对照表 金牛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活塞vs76人 河南22选5下期预测推荐 百赢棋牌怎么样赢钱 熊猫麻将现在叫什么名字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 赌场反水是什么意思 安徽11选五开奖直播 海南体育彩票飞鱼查询 麻将俱乐部上下分 山西11选五走势图 广东风采36选7走势图 云南临沧麻将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