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文集

香港友祥發展有限公司訴廣州市穗航實業有限公司侵權糾紛案

發布時間:2018年6月19日 蚌埠法律顧問  

廣 東 省 廣 州 市 中 級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03)穗中法民三初字第46號

原告香港友祥發展有限公司(MAX CHAMPION DEVELOPMENT LIMITED),住所地香港九龍彌敦道612-618號好望角大廈2011室。
法定代表人呂華焰,董事長。
訴訟代理人張錦泉,該公司副總經理。
被告廣州市穗航實業有限公司(原廣州市港澳航運公司),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芳村大道中278號三樓。
法定代表人梁柏雄,董事長。
訴訟代理人林機,廣東君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第三人廣州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芳村區豆腐涌8號。
法定代表人譚柏明,董事長。
原告香港友祥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友祥公司)與被告廣州市穗航實業有限公司(下稱穗航公司)、第三人廣州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下稱穗華公司)侵權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3年4月22日召集雙方當事人進行庭前交換證據,并于2003年5月13日、2003年6月4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友祥公司訴訟代理人張錦泉,被告穗航公司訴訟代理人林機律師到庭參加訴訟。第三人穗華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依法作缺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訴稱,原、被告雙方于1995年初經批準,成立中外合資企業穗華公司,其中我方出資137萬元,被告以場地使用價值及機器設備作價出資63萬元,但其中以廠房使用價值作價的49.5萬元是子虛烏有的欺騙出資。被告除了在洽商中向我們口頭說廠房是他們的之外,尚有:(1)1999年3月由被告擬訂的雙方簽署的合營意向書中寫有“甲方以現有汽車修理廠廠房和實物設備折價投入”,(2)亦是由被告擬訂,雙方于1994年3月簽訂的《合營合同》上寫:“甲方以原有的汽修廠廠房和設備實物作價投資”;(3)被告的廣州市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1994年11月7日的《資產評估確認通知書》,把63萬元價值的機械及廠房均確認為被告單位的資產,并寫明是固定資產。直至1994年底汽修廠要籌備合營開業時被告才告訴我方廠房其實是租來的,并聲明由被告交租。但此后廠房的租金均由合資企業支付,故我方認為被告應返還合資企業代交的租金。
1995年3月28日,合資企業開業,雙方于5月進行會議并達成協議由被告承包合資企業。6月5日,合資公司董事會第二次會議決議,由被告在1995年7月1日起承包汽修廠兩年至1997年6月30日,并訂明了承包的條件和責任。被告自己經營了兩個月(7、8月),就自己與吉山玩具廠(下稱吉山廠)的曾錦忠簽訂了把汽修廠轉租的《租賃經營合同》及《抵押協議》,后獲合資公司同意被告的轉租。此行為并不改變被告對合營公司的承包關系,其后大量的事實和文件也充分說明承包和轉租這兩個各自不同的法律關系事實上在合同期內一直維持著不變,現承包關系已終止,被告應返還占用合資公司的流動資金以及按雙方約定應由被告提取給合資公司的固定資產折舊費和前期費用分攤。原告請求判令:1.被告退還穗華公司代付的場地租金322820.37元以及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逾期貸款利率計算的利息(其中本金29955.37元從1995年5月15日起計、本金24720元從1997年8月1日起計、本金95400元從1998年4月15日起計、本金172745元從1998年12月1日起計,均計至清償日止);2.被告支付穗華公司固定資產折舊費185395.68元、開辦穗華公司前期費用46060.80元以及該款從1997年7月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逾期貸款利率計算的利息;3.被告歸還穗華公司流動資金752014.8元以及該款從1997年7月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逾期貸款利率計算的利息。
原告為證明其主張提交了以下證據:
1.1993年6月及8月的《中外合資經營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項目建議書》及《合資組建廣州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可行性研究報告》、原、被告于1993年3月28日簽訂的《中外合資經營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意向書》、于1994年3月30日簽訂的《中外合資經營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合同》、《廣州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章程》、廣州白云資產評估公司于1994年10月9日出具的《資產評估報告》、廣州市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于1994年11月7日發出的《廣州市企業資產評估確認通知書》、1994年12月8日廣州市對外經濟貿易委員會《關于中外合資經營廣州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合同、章程的批復》以及穗華公司的營業執照、穗華公司董事會第一次會議紀要,以證明原、被告合資成立了穗華公司;
2.1996年2月3日穗華公司出具的《出資證明書》,以證明原告共投資了127萬港元;
3.穗華公司的付款憑證以及穗華公司開辦費借貸明細賬,以證明穗華公司支付了廠房租金;
4.1995年6月5日,原、被告作出的《廣州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董事會第二次決議》以及其草稿、附件,以證明原告同意由被告承包經營穗華公司;
5.1995年6月30日穗華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以證明被告承包經營穗華公司接收的流動資金情況;
6.1995年8月30日,被告與廣州吉山玩具廠代表曾錦忠簽訂的《租賃經營合同》、《抵押協議》,穗華公司1996年7月18日、9月17日、11月1日董事會決議,以證明被告在其承包穗華公司期間經董事會同意把穗華公司轉租給廣州吉山玩具廠曾錦忠;
7.1995年9月18日穗華公司租賃財產交接總表、1995年9月28日由廣州粵海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驗資報告書、1995年9月27日曾錦忠出具的收據,以證明被告把穗華公司財產交給曾錦忠經營;
8.1997年4月2日、4月24日的穗華公司會議紀要、曾錦忠于1997年8月4日出具的《債權債務確認書》、于1997年11月1日出具給穗華公司董事會的函件以及原告于1997年10月、11月出具給被告的一系列函件,以證明原、被告磋商解決曾錦忠租賃經營穗華公司期間出現的問題;
9.1997年12月18日,被告出具給穗華公司董事會《關于承包期滿財務結算的函復》以及原告的回復、1998年6月1日被告再次出具給穗華公司董事會《關于穗華財務結算的函復》、1998年9月8日被告出具給原告《關于終止合營的建議》、1998年10月21日穗華公司董事會決議、原告于1998年11月25日致被告的兩份函件,以證明原、被告雙方均同意結束曾錦忠對穗華公司的租賃關系、結束被告對穗華公司的承包關系以及終止原、被告的合作關系,并決定對穗華公司進行清算;
10.2001年4月23日穗華公司發給原、被告的《關于注銷登記的通知》、2001年10月23日穗華公司董事會決議、2001年11月29日原告致被告的函件、2001年12月18日原、被告的會議紀要、2002年1月13日原告致被告關于再次敦請穗華公司進行清算的函、2002年3月18日穗華公司與廣州正德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簽訂的《業務約定書》、2002年6月10日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清算審計報告》以及2002年8月7日原告出具給被告的函件,以證明原、被告正對穗華公司進行清算;
11.廣州市芳村區人民法院(1999)芳經初字第69號民事判決書、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00)穗中法經終字第1587號民事判決書,以證明原、被告雙方曾為承、發包糾紛進行訴訟。
被告答辯稱: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主要理由是:一、原告在本案中向被告主張的請求,已經在1998年至2001年三年間由廣州市芳村區人民法院和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處理,有關判決書已經發生法律效力,且原告已通過芳村區人民法院執行了上述判決書。原告在本案中所提出的主張以及其所陳述的事實和理由全部是由原《上訴狀》的重復,可以說本案的《民事訴狀》是其原《上訴狀》的部分復印件。二、為配合法院查明案件的事實,被告就如下兩個問題做特別說明:1、關于被告的出資問題。被告的出資已經資產評估公司評估,該評估報告經原告認定、廣州市外經委、廣州市工商局核準確認,被告的出資是真實、合法的,租金不應由被告支付;2、關于被告應否根據穗華公司董事會第二次會議決議賠償穗華公司有關款項問題,原兩審法院已做認定,認為流動資金、折舊費、前期費用均屬于穗華公司的利潤分配范圍,有待穗華公司清算完畢后再按比例再行處理。綜上所述,原告在本案的訴訟請求全部在芳村區人民法院、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并已經做出了終審判決。根據上述判決,穗華公司的清算工作也在進行之中,穗華公司已經委托了會計師事務所對其資產負債進行審計。原告故意隱瞞雙方的糾紛已經在人民法院處理的事實真相,以同一事實重新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既浪費了國家的審判資源,也耗費了被告的人力、物力,給被告造成了聲譽和經濟上的損失,被告保留追究原告的法律責任的權利。原告的訴請無理,請求人民法院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依法維護被告的合法權益。
被告為其辯解提交了以下證據材料:
1.廣州市芳村區人民法院(1999)芳經初字第69號民事判決書、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00)穗中法經終字第1587號民事判決書,以證明原、被告因承包費發生的糾紛已經審理,本案屬于一事兩訴;
2.廣州市芳村區人民法院(2001)穗芳法經執字237號執行通知書、中國工商銀行轉賬憑證以及廣東省法院系統代管款收據,以證明被告已向原告履行了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00)穗中法經終字第1587號民事判決所確定的債務;
3.廣州白云資產評估公司白云評字(94)第238號資產評估報告、廣州市企業資產評估申報立項書、資產評估總表、明細表、穗華公司申請立項審批表、被告出具給廣州市航運管理局的《關于成立合資企業〈廣州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的報告》、原、被告簽訂的合資經營穗華公司意向書、被告與芳村房管站簽訂的《對租用場地參與合資經營協議書》、《改建房屋協議書》及租賃合同、穗華公司與芳村房管局簽訂的租賃合同,以證明被告以租用的廠房出資符合法律規定及合同約定;
4.廣州市航務管理局《關于〈廣州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中止結業的批復》、2002年6月10日,廣州正德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清算審計報告》及附件,以證明穗華公司正處于清算階段。
經開庭質證,原、被告對對方提交證據的真實性均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經審理查明:1994年3月30日,原告與被告簽訂《中外合資經營合同》,約定:雙方合資成立穗華公司,投資總額為200萬元,其中原告投資149萬元,占74.5%,被告以其下屬廣州市港澳航運汽修廠的廠房和設備作為投資,評估值約為510000元,占25.5%,評估以政府認可、雙方接受的物業評估機構評定為準;合營雙方自簽訂合同后30天內各出資50%,領取營業執照后180天內繳齊出資額;合營公司收到雙方投資后,根據中國注冊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驗資報告,分別向投資方開具出資證明;雙方的投資利息,由投資方自負;合營一方如向他方轉讓其部分或全部股權,須經合營公司董事會同意,并報經原批準機關同意,辦理相應的變更登記手續;被告負責向中國有關主管機關申請批準、登記注冊、領取營業執照、協助購置或租賃國產設備、辦公用具、交通工具、通訊設施、招聘員工、辦理保險以及合營公司委托的其他事項;原告負責在境外選購設備、材料,提供產品信息等;董事會自合營公司注冊登記之日成立,由雙方各派2人,董事長由被告董事擔任,副董事長由原告董事擔任;合營公司獲得的利潤總額,按《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所得稅法》規定,繳納所得稅,并在稅后利潤提取公積金,再按合營雙方股權比例進行利潤分配,每年分配一次;公積金提取比例,不低于稅后利潤的10%;合營公司發生虧損,由合營各方按股權比例分擔虧損額;合營公司法定地址為中國廣州市芳村區豆腐涌;合營公司使用的場地屬國家所有,合營公司只有使用權,其使用權不得轉讓;合營期限為5年,從企業營業執照簽發之日起算;合營公司在合營期滿發生嚴重虧損、一方違約、自然災害或者其他原因時,經董事會確認可以解散;解散時董事會應提出清算的程序、原則和清算委員會人選,報企業主管部門審核并監督清算工作;清算后的財產,按合營雙方注冊資本中的出資比例進行分配;本合同須報相應的審核機關批準,自領取批準證書之日起生效等條款。
同年4月5日,被告與廣州市芳村區房地產管理局芳村房管站(下稱芳村房管站)簽訂協議,約定:被告將其下屬原汽修廠承租的豆腐涌8號,用于與原告合營的穗華公司。
同年10月9日,廣州市白云資產評估公司出具白云評字(94)第238號資產評估報告,載明:對汽修廠的機器設備及租用的廠房、辦公室等進行了評估,評估基準日為1994年8月31日,評估結果為:評估的設備27臺,評估現值為135459元,租入豆腐涌8號廠房,按其投入5年的場地使用價值評估現值為495162元,評估資產現值總額為630621元。該評估報告同時聲明:被告用以出資投入穗華公司的廠房即芳村山村路豆腐涌8號,屬于租用的建筑物。被告曾于1989年投資250324.66元對其進行改造(包括土建、供水、供電),改造后建筑總面積為1537.46平方米。根據“改造房屋協議書”,改建后房屋產權仍歸出租方所有,現出租方同意該公司所租用的場地參與合資經營。對其投入合資經營的建筑物,僅評估其合資經營五年的場地使用價值,經計算該場地使用現值為495162元。該合資企業在經營期還需每月付房管局租金(人民幣5955.37元)沒有計入場地使用現值。
同年11月7日,廣州市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以(94)穗確認字第93號企業資產評估確認通知書,對白云評字(94)第238號評估報告予以確認。
同年12月8日,廣州市對外經濟貿易委員會以穗外經貿業(1994)976號批復,同意原告與被告中外合資經營穗華公司合同及公司章程,合營期限5年,投資總額200萬元,其中原告占68.5%,相當于137萬元人民幣的港幣投入;被告占31.5%,以機器設備和無形資產作價63萬元人民幣投入。12月10日,廣州市人民政府發給外經貿穗合資證字(1994)0192號中華人民共和國港澳僑投資企業批準證書。1995年1月18日,穗華公司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記注冊成立。
穗華公司成立后,由譚柏明、刑海勇、張錦泉、呂華焰組成董事會,譚柏明任董事長。同年5月23日,穗華公司董事會在香港召開第二次會議并作出決議:穗華公司由被告承包,承包期從1995年7月1日至1997年6月30日;承包期內,第一年被告按原告的投資額年息率10%計算承包金,第二年按12%計算;承包期內被告自負盈虧,固定資產折舊費及承包前的前期費用,均按5年期平均攤入年度成本;承包結束時,被告按資產登記賬冊開列的資產數額,向穗華公司交回所有的固定資產及流動資金,確保穗華公司資產不流失;承包前的債權債務歸穗華公司負責,承包期內發生的債權債務由被告負責。
1995年7月1日,穗華公司由被告承包經營,但未報原審批機關審查批準,亦未辦理財產移交手續。穗華公司1995年6月30日的資產負債表顯示:當時穗華公司賬上存有現金124.4元、銀行存款272366.55元、存貨26642.51元、流動負債合計39916.66元。1995年8月25日、9月5日,原告又分別向穗華公司投入了現金25萬港元、21萬港元,合計人民幣492798元。同時,穗華公司開辦費借貸明細賬亦顯示:從1995年4月、5月、6月、1997年7月起至1998年10月止,廠房租金共計252240元均由穗華公司支付。
被告承包穗華公司后,因經營困難,經原告股東張錦泉推薦、穗華公司董事會決議,穗華公司轉由廣州市吉山玩具制衣廠(下稱吉山廠)租賃經營。同年8月30日,被告與吉山廠曾錦忠簽訂租賃經營合同和抵押協議,約定:從1995年9月1日起穗華公司由吉山廠租賃經營,期限為2年;租金為每月38800元(含穗華公司應向政府部門交納的場地租金),按月結算,共計931200元;雙方確認穗華公司租賃經營的資產為:固定資產1170301元、流動資金60萬元;吉山廠以其機器設備折合1743100元為租賃經營抵押;租賃期內吉山廠如需用流動資金購置機器設備等固定資產,須征得被告同意;租賃期滿,吉山廠應返還穗華公司的固定資產和流動資金,致財產損毀的,應予賠償;吉山廠不按期交納租金的,按月租金每天1‰計算滯納金;欠交租金超過3個月,被告有權終止合同等。當日,廣州市東方律師事務所對租賃經營合同和抵押協議進行了見證。同時該租賃經營合同還經穗華公司董事會審議并作出決議。
此后,被告將穗華公司交吉山廠租賃經營,并于9月18日與曾錦忠列具穗華公司財產交接清單。9月27日,被告將穗華公司流動資金60萬元移交給曾錦忠。
9月28日,廣州粵海會計師事務所出具(95)粵驗字第892號驗資報告,確認:穗華公司投資額和注冊資本均為人民幣200萬元,其中被告占31.5%,以機器設備和場地使用價值兩項折價人民幣63萬元,原告以現金分次付款及外購“保利牌”噴漆房1套進資,折合人民幣137萬元,雙方已按合同要求進資完畢。1996年7月18日,因曾錦忠變賣了吉山廠用于抵押的財產,穗華公司董事會展開會議并形成決議:一、發包方積極追討承包方的欠款;二、董事會默許曾錦忠繼續經營穗華公司,要求其盡快還清欠付發包方的債務。董事會認為追收欠款無效時,董事會將向法院起訴曾錦忠。同年9月17日,原告、被告、曾錦忠就曾錦忠擅自變賣租賃經營抵押物、拖欠租金及員工工資等問題召開會議,并形成會議紀要:一、關于承租人擅自出讓抵押物問題。承租人在抵押經營期間,未知會被告擅自將吉山廠變賣,違反了抵押協議的約定;穗華公司董事會作出決議,保留向法院起訴承租人的權利;二、承租人要嚴格按照政府稅務規定進行財務管理,處理好該公司的財務工作,依法納稅;三、關于改變場地用途問題。承租人未經被告認可把穗華公司辦公樓頂層改作飲食經營場所,為此原告和被告督請承租人遵循有關規定,向房管部門報批,并將批準文件交被告備查;四、欠付租金、管理費的問題。截止今年9月止,承租人欠付原告租金、管理費共計20多萬元,扣除該公司應付修車費后,尚欠10多萬元,要求承租在今后6個月內(即1997年3月30日前)付清等。
1996年11月1日,穗華公司董事會作出決議:1、被告按穗華公司董事會第二次會議決議規定,向原告支付第一承包年度(1995年7月1日至1996年6月30日止)的投資利息,共計人民幣129000元;2、要求承租人按照1996年9月17日會議紀要,在6個月內還清欠付被告的全部債務。1997年4月2日,原告、被告、曾錦忠就拖欠租金等問題召開會議,并形成紀要:一、欠付租金、管理費問題。截止今年3止,承租人欠付被告租金、管理費共計25萬余元,承租人應盡快籌措資金,償還欠款并保證每月按時交納租賃費用,承租人表示將在以后數月內按比例逐步償還欠款;二、欠付投資利息問題。至目前止,被告尚欠原告第一年度投資利息約2萬元,被告在收到承租人支付的欠款后,盡快將余款償還原告;三、是否續約問題。被告與承租人簽訂的租賃經營合同將于同年8月31日屆滿。被告提議三方就此問題進行討論。但鑒于承租人表示穗華公司的經營情況有好轉趨勢,營業收入逐日上升,雙方本著扶持的態度,決定將是否續約押后,至今年7月再行討論等。
1997年8月4日,曾錦忠出具債權債務確認書,確認:一、截至1997年7月31日止,承租人應付出租方租金及管理費共計645200元,已付298951.80元(含出資方車輛維修費),尚欠346248.20元;二、根據合同規定,合同屆滿之日即1997年8月31日,承租人應向出租方返還穗華公司租賃經營的財產,其中,流動資金60萬元。
同年8月26日,原告與被告簽訂《承包結束財務確認書》,確認:自1995年7月1日起,根據原告建議,穗華公司董事會第二次會議批準,穗華公司由被告承包經營的承包期內,被告向原告交付投資金額的人民幣利息;自1995年9月1日起,在原告董事張錦泉積極舉薦下,經董事會批準,穗華公司轉由吉山廠曾錦忠抵押租賃經營,租賃期為2年;承租人租賃經營后,經營出現困難,經濟效益不好,欠付被告租金、管理費及拖欠員工工資,并擅自出讓抵押物。董事會作出決議,保留向法院起訴承租人的權利。自1995年9月1日至1997年7月31日止,承租人應付被告租金及管理費共計645200元,已付298951.80元(含被告車輛修理費),應付未付326248.20元;雙方的承包關系已于1997年6月30日結束,為明確承包期內的財務結算問題,雙方確認:一、被告應付投資利息總額。承包第一年,被告應付原告投資利息(即承包費)129000元;承包第二年,應付164400元;合計293400元;二、被告已分別于1996年12月23日、1997年1月31日,付給原告港幣10萬元,折合人民幣107025元;三、被告尚欠186375元。
1997年9月至1998年8月,原告股東張錦泉代表原告多次致函被告,要求對穗華公司承包經營期間的財務進行結算,要求被告按穗華公司董事會決議向原告履行付款義務,并就穗華公司轉由曾錦忠經營時移交的流動資金60萬元,成立穗華公司的開辦費113800元、固定資產折舊以及虧損分擔等提出處理意見。被告函復原告由于穗華公司董事會同意了轉租,事實上修改了穗華公司第二次董事會決議,提出了按實際情況分段處理穗華公司財務問題等意見,具體為:一、穗華收入計算,應分兩段計算:1.第一段(從1995年7月1日至8月31日)兩個月,屬于被告承包經營期,每月應提折舊費7724.82元,開辦費攤付1919.2元,共應計提19288.04元,由被告向穗華公司支付,可視為穗華公司收入;2.第二段(從1995年9月1日至1997年8月31日)共24個月,曾錦忠每月應交納租金26800元,24個月合計643200元;3.兩段期間合計,穗華公司應有662488.04元收入。二、穗華公司各項分配開支,分列如下:1.利息。應優先支付原告投資利息293400(計算時間由1995年7月1日至1997年6月30日,在本函復之前,原、被告已經確認了此項利息金額)。2.固定資產折舊費。固定資產原值463489元,按五年期平均分攤,每月平均計提7724.82元,26個月計提200845.32元。3.開辦費分攤。到發生承包前為止,穗華公司開辦費115151.93元,按月平均計提1919.2元,26個月計提49899.2元。4.以上利息、折舊費、開辦費合計544144.52元,其中,利息293400元直接歸原告所有;折舊費200845.32元歸穗華公司所有,由穗華公司按章程向股東分配;開辦費49899.2元交穗華公司沖減尚未攤付的開辦費。三、穗華公司收入余額及其處理。報告期(26個月)內穗華應收662488.04元,應付544144.52元,收支對比結余118343.52元,可視同稅前利潤。除稅后,按合營合同規定向股東分配。四、折舊費處理,折舊200845.32元歸穗華公司按章程向股東分配。五、曾錦忠欠款數額:截至1997年8月31日,尚欠373248.2元。六、綜合意見:被告已經代穗華公司向原告支付了107025元。由于曾錦忠欠付租金,致使穗華公司未能按時回收資金。另被告曾于1997年向董事會建議結束承包,未被接納。
后因原告的反對,雙方未能就穗華公司的財務結算方法達成一致意見。
1997年9月1日后,穗華公司由張錦泉通知曾錦忠繼續經營。
1998年9月8日,被告根據曾錦忠的經營狀況,向原告發出終止合營建議書。當月16日,原告復函被告,同意終止合營,同時提出雙方應解決穗華公司的財務問題。
同年10月12日,曾錦忠致函譚柏明,稱無法繼續經營穗華公司,要求作出處理,并于10月31日結束租賃經營。
同年10月21日,穗華公司董事會決議提前終止合營和解除合同;按照公司合同決定組成清算委員會,對公司的財產、債權、債務進行全面清理,并向有關政府部門辦理穗華公司結業手續。
同年11月25日廣州市航務管理局以穗航字(1998)第190號批復,同意穗華公司提前結業并進行清算及辦理注銷登記手續。
當日,張錦泉代表原告簽署同意處理穗華公司現有財產意見。穗華公司機器設備等轉讓得款78000元,存入穗華公司銀行賬戶。經營場地則退回給芳村房管站。
穗華公司于2001年10月23日成立清算組,由原告代表張錦泉、被告代表刑海勇、穗華公司會計杜錦貞組成。在清算過程中,雙方委托正德會計師事務所對穗華公司的財務進行審計。由于雙方對清算審計涉及應收款如何處理的問題發生分歧,致使會計師事務所無法對穗華公司的財務狀況發表審計意見。被告承認穗華公司的公章及相關的財務賬冊均掌握在其手上。
另查明,原告于1998年12月21日以穗航公司為被告、以穗華公司、曾錦忠、廣州市天河區吉山經濟發展公司為第三人,向廣州市芳村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被告承擔承包穗華公司兩年的經營責任,支付承包利息186375元給原告、支付流動資金、折舊費及提前費用(開辦費)共925928.44元給穗華公司;支付廠房租金15648元給穗華公司;被告應付穗華公司款項合計1082768.44元,原告占68.5%即741696.35元及其利息,被告應支付給原告;被告承擔訴訟費用。
被告同時對原告提起反訴,請求原告返還被告多支付的承包費85620元。
芳村區人民法院于2000年9月15日作出(1999)芳法經初字第69號民事判決,判令:1.準許穗華公司清算;清算后財產按原告占68.5%,被告占31.5%的比例進行分配;2.被告返還穗華公司320817.80元,并自1997年8月5日起計付利息;3.第三人曾錦忠付給穗華公司320222.2元,并自1997年8月5日起計付利息;4.第三人曾錦忠付給穗華公司流動資金600000元,并自1998年11月1日起計付利息;5.原告返還穗華公司21500元;6.原告返還被告85620元;7.駁回原告其他訴訟請求;8.上列二至六判項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同期流動資金貸款利率計算利息至付清款日止,履行期限為三十天,逾期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三二條規定處理。
原告不服上述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01年10月18日作出(2000)穗中法經終字第1587號終審判決,認為:原告與被告于1994年3月30日簽訂的中外合資經營合同,符合法律規定,是有效的經濟合同。1994年5月23日,原告與被告經協商,以穗華公司董事會決議的形式,決定穗華公司由原告承包經營。1994年8月30日,被告在征得原告同意后,將穗華公司轉由吉山廠租賃經營。上述承包、租賃經營穗華公司的行為,未經審查批準機關批準及未向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辦理變更登記,故應確認為無效。原告與被告之間的承包行為雖然無效,但原告與被告在1994年5月23日召開董事會后,自1995年7月1日起穗華公司即由被告獨資承包經營,雙方約定的有關承包費用,是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被告實際承包穗華公司期間的費用可參照此標準計付。1994年8月30日簽訂的穗華公司租賃經營合同,簽約主體是被告與曾錦忠,從1996年11月1日、1997年4月2日穗華公司的董事會內容、1997年8月6日原告與被告簽訂的承包結束財務確認書等反映,被告承包經營穗華公司后,經原告同意又將穗華公司租賃給曾錦忠經營,在曾錦忠經營穗華公司期間,被告支付了部分承包費用給原告,且確認了尚欠原告的承包費金額,由此確認租賃經營行為發生在被告與曾錦忠之間。被告租賃經營穗華公司的行為,并未改變原告與被告之間的承包經營關系,穗華公司租賃承包經營期間,被告仍應參照約定的承包費用支付承包費給原告。1997年8月6日,原告與被告簽訂的承包結束財務確認書,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可作為認定事實的依據。確認書確認被告應付原告第一年承包費129000元,第二年承包費164400元,合計293400元,被告已付107025元,尚欠186375元未付。原告依此主張被告支付尚欠的承包費186375元有理,予以支持。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流動資金、折舊費及前期費用925928.44元、支付廠房租金15648元給穗華公司后,按出資比例原告收取741696.35元的請求,屬于合資經營穗華公司的利潤分配范圍,而穗華公司尚未依法進行全面清算,亦未作出清算結束報告,其盈虧情況尚未確定,故原告與被告關于穗華公司的盈虧分配問題,有待穗華公司清算完畢后按出資比例再行處理。原告在穗華公司尚未清算、盈虧狀況不明的情況下,請求被告支付741696.35元利潤,予以駁回。判令:1.維持廣州市芳村區人民法院(1999)芳經初字第69號民事判決第七項;2.撤銷廣州市芳村區人民法院(1999)芳經初字第69號民事判決第一、二、三、四、五、六、八項;3.穗航公司支付承包費186375元及其利息給友祥公司,利息從1997年7月1日起至清還款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流動資金貸款利率計算;4.駁回穗航公司的反訴請求。
本院認為, 本案屬于股東代表訴訟。股東代表訴訟是指當公司怠于通過訴訟手段追究有關侵權人員的民事責任及實現其它權利時,具有法定資格的股東為了公司的利益而依據法定程序代公司提起的訴訟。本案原告作為第三人中外合資企業穗華公司的港方合營者,認為中方合營者即被告侵犯了穗華公司的權益,而穗華公司正處于清算階段,公司的公章及財會資料均掌握在被告手上,無法對被告提起訴訟。原告在此情況下代表公司向被告主張權利,符合股東代表訴訟的條件,本院據此確認原告的訴訟主體地位。鑒于在股東代表訴訟中,原告只是名義上的訴訟方,發生爭議的主體實際是穗華公司與被告,爭議的性質為被告侵犯公司權益糾紛,故原告對被告并不直接享有請求權,不能因此而代替公司取得權益,本案的處理結果應當直接歸于穗華公司承擔。
綜上,雖然原告是香港企業,但發生爭議的主體是中國內地企業穗華公司與被告,故依最密切聯系原則,本院對本案依法享有管轄權,并應適用中國內地法律解決雙方以下幾點爭議:
一、本案是否屬于一事再理。
同一法律行為可以派生不同的權利及權利主體。原告在本案起訴所依據的事實雖然與(2000)穗中法經終字第1587號案(下稱1587號案)相同,但在1587號案中,法院只調處了以下兩種法律關系:1.原告與被告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該債權債務是原、被告之間的承、發包關系被認定無效后,被告對原告負有支付承包穗華公司期間所產生的使用費(參照雙方約定的承包費標準)的義務而形成的。在此債權債務關系中,債權人是原告,債務人是被告。原告對被告享有的債權已在1587號案中得到保護。2.原告與穗華公司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原告在1587號案中同時還請求被告在支付流動資金、折舊費、前期費用、廠房租金給穗華公司后,再按比例分配穗華公司的利潤。原法院以穗華公司未經清算,盈虧情況未確定為由駁回了原告該請求。原告的此項請求實際包含了兩種權利:第一是其作為股東,對穗華公司享有的剩余財產分配請求權;谠撌S嘭敭a分配請求權而形成的債權債務關系中,債權人應為原告,債務人應為穗華公司。被告并非債務人,對原告不負有債務。第二種權利是穗華公司對被告所享有的要求其歸還流動資金、折舊費等費用的請求權,其中,穗華公司是債權人,被告是債務人。原審法院以穗華公司未經清算為由駁回原告關于利潤分配的請求,實際上是駁回了原告的剩余財產分配請求權。但對穗華公司與被告之間的財產關系,即穗華公司對被告歸還財產的請求權,1587號案并未調處。也就是說,1587號案中,經實體審理并最終處分的權利,僅包含原告對被告所享有的支付使用費請求權及原告對穗華公司享有的剩余財產分配請求權,不包括穗華公司對被告的歸還財產請求權。
本案中,訴訟提起的依據是穗華公司對被告的歸還財產請求權。原告并非真正的債權人,其之所以能成為原告,是其以股東的身份代表穗華公司向被告提起訴訟?梢哉f,穗華公司與被告之間債權債務關系的性質并未因股東代表訴訟而改變,債權人依然是穗華公司、債務人依然是被告。雖然原告代表穗華公司起訴被告歸還財產,使本案在訴訟主體上與1587號案相同,所依據的事實也相同,形成了一事再理的表面現象。但事實上,原告訴請的依據依然是穗華公司對被告享有的歸還財產請求權,如前所述,穗華公司該債權并未在1587號案中經實體審理,原告在本案中代表穗華公司主張該權利,并不屬于一事再理的情形,本院應當繼續審理本案并對該權利做出實體處理,故被告以本案屬一事再理為抗辯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二、關于穗華公司廠房租金。
原告認為被告既然以廠房出資,就要保證穗華公司對廠房的免費使用權。但穗華公司成立后廠房仍然要交納租金,被告屬于假參資,故請求被告支付穗華公司墊付的租金。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第五條規定:“合營企業各方可以現金、實物、工業產權等進行投資…中國合營者的投資可以包括為合營企業經營期間提供的場地使用權。如果場地使用權未作為中國合營者投資的一部分,合營企業應向中國政府繳納使用費!!吨型夂腺Y經營企業合營各方出資的若干規定》第二條規定:“合營各方按照合營合同的規定向合營企業認繳的出資,必須是合營者自己所有的現金、自己所有并且未設立任何擔保物權的實物、工業產權、專有技術等!。上述法律規定表明,中外合資經營企業的出資方式既包括實物、現金等財產,又包括工業產權等具有一定使用價值的權利。
原、被告在其簽訂的《中外合資經營合同》中第十二條約定:“被告以原有的汽修廠廠房和設備實物作價投資…,被告用作投資的物值,將以政府認可、雙方接受的物業評估行評定為準!?梢,原、被告的約定并未違反法律的規定,應作為雙方履行出資義務的依據。
被告為履行出資義務而于1994年4月5日與芳村房管站簽訂協議,約定被告將其下屬原汽修廠承租的豆腐涌8號,用于與原告合營的穗華公司。同年10月9日,廣州市白云資產評估公司出具白云評字(94)第238號資產評估報告,載明:對汽修廠的機器設備及租用的廠房、辦公室等進行了評估,評估基準日為1994年8月31日,評估結果為:評估的設備27臺,評估現值為135459元。租入豆腐涌8號廠房,按其投入5年的場地使用價值評估現值為495162元,評估資產現值總額為630621元。該報告的資產評估說明中還表明:被告用以出資的豆腐涌8號廠房,屬租用的建筑物。該公司曾于一九八九年投資對其改造,改造后房屋產權仍歸芳村區房管站所有,現出租方同意被告用該場地參與合資經營;該廠房僅評估其經營五年的場地使用價值,為495162元,該合資企業在經營期還需付房管站的租金沒有計入場地使用現值。同年11月7日,廣州市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以(94)穗確認字第93號企業資產評估確認通知書,對白云評字(94)第238號評估報告予以確認。
上述評估報告表明,豆腐涌8號廠房雖然非被告所有,但其作為被告出資的該場地五年使用價值僅僅體現在被告曾對該場地投入資金進行改造,使之成為汽修廠廠房,從而使該場地產生增值的部分,經評估的出資價值中已剔除了五年經營期內仍需向所有者支付租金所體現的價值部分。對此,該資產評估報告說明中已強調“該495162元僅是該廠房五年場地使用價值(合資合同約定合資企業經營期限為五年),合資企業在經營期間還需付房管站租金!,廣州市國資辦公室亦對上述評估報告予以確認,外經委及工商局也未對此提出異議,據此可認定被告以承租來的廠房經改造而產生的增值經評估后出資并經國家主管機關確認,無違反法律規定及中外合營合同的約定,應認定被告已依約履行了出資義務。原告稱被告虛假出資,理據不足,其以此為由請求被告負擔穗華公司向房管站支付的租金,不予支持。
三、關于流動資金。
1587號案已查明被告實際承包穗華公司兩年。雖然該承包行為最終被認定無效,但這并不影響被告實際占有穗華公司財產進行自主經營的事實。經營期間,被告應實現穗華公司資產的保值和增值。對此,原、被告已在1995年6月5日的穗華公司董事會第二次會議決議中第二條第四點約定“在承包結束時,被告按資產登記賬冊開列的資產數額,向穗華公司交回所有的固定資產及流動資金。確保穗華的資產不得流失!。被告現已結束對穗華公司的承包經營,其未歸還穗華公司移交的流動資金,已侵犯了穗華公司的財產權,應承擔歸還財產的責任。
至于流動資金的金額,被告在1995年7月1日接收穗華公司時,雙方未辦理財產交接手續。及至被告于1995年9月1日把穗華公司轉租給曾錦忠時,其于同年9月18日才與曾錦忠辦理了固定資產移交手續,雙方經核實后列具了穗華公司財產交接清單。被告又于同年9月27日把流動資金60萬元移交給曾錦忠,曾錦忠對此亦出具收據確認?梢,被告從1995年7月1日接收穗華公司財產進行承包經營至同年9月把穗華公司轉租給曾錦忠期間,一直支配著穗華公司包括流動資金在內的所有財產,并不能排除被告在該期間已動用了流動資金的可能性,故被告移交給曾錦忠的60萬元流動資金不能等同于其接收穗華公司所有流動資金的數額。被告以其移交給曾錦忠的60萬元流動資金作為其接收穗華公司流動資金的金額,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納。
原告提交了穗華公司1995年6月30日的資產負債表及被告出具的出資證明書,表明穗華公司在由被告承包經營前夕,尚有存有現金124.4元、銀行存款272366.55元、存貨26642.51元、流動負債合計39916.66元,即流動資金=存有現金124.4元+銀行存款272366.55元+存貨26642.51元-流動負債39916.66元=259216.8元。由于該資產負債表是反映企業在某一特定時期財產狀況情況的會計報表,具有真實性、準確性和全面性,可作為認定穗華公司財產狀況的依據。此外,原告于1995年8月25日、9月5日又向穗華公司投入的現金人民幣492798元,亦應計算在流動資金項下。綜上,應認定穗華公司在當時的流動資金為:資產負債表所反映的流動資金余額259216.8元+原告再次投入的現金492798元=752014.8元,故原告請求的流動資金金額理據充分,本院予以確認。同時,被告占用該流動資金期間產生的利息亦屬于穗華公司的損失,被告應一并賠償。被告辯稱賬冊情況并不代表穗華公司的實際資產情況,因其無相反證據推翻,本院不予采納。
四、關于固定資產折舊費和前期費用分攤。
原、被告曾多次就被告承包穗華公司期間提取固定資產折舊以及開辦穗華公司前期費用的問題進行磋商。
原、被告在穗華公司章程第六章財務會計第四十條規定:合資公司的固定資產折舊不計殘值。折舊年限與折舊費提成款的劃撥和使用,按照雙方簽訂合同條款處理,但雙方在合資合同中未約定固定資產折舊費計提原則。
在穗華公司第一次董事會會議紀要中,雙方明確在政府稅務部門規限范圍內,盡最大限度計提固定資產折舊費。提取的固定資產折舊費,按一定比例留取企業更新改造基金,留取的比例日后再議。在穗華公司開業前發生的籌辦費用,經董事會審定后,列入穗華公司的開辦費用,開業后分期攤銷。
在穗華公司第二次董事會會議紀要中,雙方進一步明確:在承包期內,由被告經營管理穗華公司并自負盈虧。固定資產折舊費及承包之前的穗華前期費用,均按五年期平均分攤入年度成本。
被告在1997年12月18日出具給穗華公司董事會的《關于承包期滿財務結算的函復》中表示:固定資產折舊費及開辦費均按五年期平均分攤入年度成本。A、固定資產折舊費。固定資產原值463489元,第一承包期內,應計提185395.68元(按月平均7724.82元計提);B、開辦費分攤。到承包前為止,穗華開辦費115151.93元。第一承包期內,應分攤開辦費46060.80元(按月平均1919.20元計提);C、第一承包期內,固定資產和開辦費攤銷合計為231456.48元。根據合資合同約定,此筆款項應歸還穗華。
被告在1997年12月18日出具給穗華公司董事會的《關于承包期滿財務結算的函復》中表示:被告承包經營穗華公司的兩個月(從1995年7月1日至8月31日),每月應提折舊費7724.82元,開辦費攤付1919.20元,由被告向穗華支付,可視為穗華收入。穗華各項分配開支:固定資產折舊費,固定資產原值463489元,按五年期平均分攤,每月平均計提7724.82元;B、開辦費分攤。到承包前為止,穗華開辦費115151.93元。按月平均計提1919.20元。
從上述約定可知,原、被告均同意把固定資產折舊費、開辦費按五年期平均分攤入年度成本。被告在給穗華公司的兩份函件中則進一步明確了固定資產折舊費及開辦費的數額及每月攤銷的金額。上述約定是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對雙方均具備約束力。依該約定,上述費用應由穗華公司按會計原則每月提取并記錄在財務賬冊上。由于穗華公司由被告實際承包經營,故應由被告在經營期間提取上述費用。而且在被告的函中,其亦明確表示承包期間,該費用由被告向穗華公司支付。雖然在1587號案中,被告的承包行為被認定為無效,但該行為的效力并不影響被告在該經營期間實際占有、支配穗華公司財產的事實,穗華公司的相關費用仍應由被告計提。該1587號案中同時認定被告的承包期為兩年,承包期內被告把穗華公司租賃給第三方曾錦忠的行為,屬于被告與曾錦忠之間的另一法律關系,并不改變被告承包穗華公司的關系,故本院據此應認定被告在承包期間發生的一切債權債務均應由被告向穗華公司負責,而曾錦忠承租穗華公司期間的債權債務屬于被告與曾錦忠之間的關系,曾錦忠并不直接向穗華公司負責。被告以曾錦忠承租穗華公司期間發生的債權債務應由曾錦忠負責、與被告無關的抗辯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納。
至于雙方約定穗華公司前期開辦費用按五年提取,符合財政部于1992年6月24日頒布并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企業財務管理規定》第二十四條“外商投資企業的其他資產包括開辦費、籌建期間的匯兌損失等,自投產營業起分期平均攤銷,攤銷期限不得少于5年”的規定,應予支持。對該前期開辦費用的金額,被告曾多次在函中承認為115151.93元,原告對此亦不持異議,本院予以確認,故原告請求被告支付其在承包穗華公司兩年內應向穗華公司提取的前期開辦費用46060.8元(前期開辦費用115151.93元÷約定攤銷年限5年×被告實際承包期2年=被告應提取的前期開辦費用46060.8元)及相應利息,符合合同約定及法律規定,應予支持。
關于固定資產折舊,財政部頒布的《企業會計準則》規定,固定資產是指使用年限在一年以上,單位價值在規定標準以上,并在使用過程中保持原有物質形態的資產,包括房屋及建筑物、機器設備、運輸設備等。固定資產折舊應當根據固定資產原值、預計凈殘值、預計使用年限或預計工作量,采用年限平均法或工作量(或產量)法計算。固定資產原值、累計折舊和凈值,應當在會計報表中分別列支,累計折舊在會計報表中列支為成本或當期費用。由此可知固定資產折舊的提取實際可以起到增加經營成本從而減少納稅的作用,故國家對固定資產折舊計提方法作了嚴格限制,如財政部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企業財務管理規定》第十九條以及《外商投資企業執行新企業財務制度的補充規定》第一條均規定外商投資企業生產設備的固定資產折舊不短于10年。上述規定的目的在于限制企業利用加速提取固定資產折舊而規避納稅。本案中,被告的陳述以及穗華公司的賬目均反映穗華公司的固定資產折舊按10年提取,并無違反上述規定。至于原、被告雙方約定的按5年提取固定資產折舊,在性質上屬于被告在承包穗華公司期間,對其使用穗華公司生產設備所產生損耗而支付給穗華公司的一種合理補償。該補償是被告向穗華公司支付的,不涉及成本列支的問題,而穗華公司的固定資產折舊是其依會計準則應當按時提取并記載在財務報表上的行為,直接影響到企業經營成本的計算及稅收的繳納問題,兩者的性質以及所產生的法律后果均不同,由此可認定該約定不屬于會計制度規定的企業提取固定資產折舊列支為成本或當期費用的范疇,與穗華公司按10年提取固定資產折舊的行為并不矛盾,亦不影響穗華公司該行為的合法性。鑒于該約定是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亦未違反會計準則,可作為被告因承包穗華公司使用設備而向穗華公司補償固定資產折舊費用的依據,故原告請求被告依該約定向穗華公司支付兩年的固定資產折舊費185395.68元(固定資產原值463489元÷約定支付年限5年×被告實際承包期2年=185395.68元)以及相應利息,理據充分,應予支持。被告以該約定違反會計準則規定應按10年提取固定資產折舊為抗辯理由,實際混淆了該約定與企業提取固定資產折舊制度的區別,本院不予采納。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第五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四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五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七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廣州市穗航實業有限公司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內支付第三人廣州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固定資產折舊費185395.68元、開辦廣州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前期費用46060.80元以及該款從1997年7月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逾期貸款利率計算的利息;
二、被告廣州市穗航實業有限公司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內歸還第三人廣州穗華汽車修配有限公司流動資金752014.8元以及該款從1997年7月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逾期貸款利率計算的利息。
三、駁回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16575元由原告香港友祥發展有限公司負擔4096元、被告廣州市穗航實業有限公司負擔12479元,該款原告已預交,本院不作退回,由被告在還款時將其應負擔部分逕付給原告。
如不服本判決,原告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三十日內,被告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王天喜
審 判 員 吳 翔
代理審判員 王美英


二OO四年二月十二日

書 記 員 陸 翎






首頁| 關于我們| 專長領域| 律師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聯系方式|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蚌埠法律顧問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0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8909690939 網站支持: 大律師網
河南快3遗漏查询 2019蝌蚪网地址 特马公开一肖资料大全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今天 下载免费麻将游戏四 福建11选5-一定 大富豪电玩城游戏的漏洞 江苏快3开奖号码 南宁麻将怎么算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r一上海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 杭州麻将基本规则 河北快三推荐号 银河棋牌下载手机版 福建31选7走势图查询 手机麻将作弊器软件 今日贵州快3推荐号码